哆嗦的十二月

早起瞥了一眼日历,猛然惊醒。

从高度密集的时间段刚走出来没几天,会有一种类似不知今夕何年的朦胧感。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一种“哦,原来已经要到年底了”的来源不明的莫名紧迫感,按理说好像这个月也没啥挺要紧的事情…刚和友人发微信说到这个事情,他回复的字里行间也是透着一种”You should get laid”的关爱智障儿童感。

日子咋就过得这么快呢…明明脑海里上一段连贯的记忆还是三十多度的北京透着的烧心劲儿。转眼现在就到了一没暖气二没涮羊肉,冻得我一个劲儿抖腿的季节。

前天面谈老板,老板说:“你这个文献还得进一步挖掘,你应该这么这么找然后再那么那么找,还可以这么这么找…”在一旁站着的我掏出小本本一个劲儿记下要点列表一二三等等等等,心里顿觉一种奇妙的感觉,难道这…这就是…这就是剥削

Just kidding. 其实我还是很感激老板的。毕竟在我穷困潦倒吃包子的时候,老板的一条“把你卡号发给我”,带给你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让我在对着钱包说话能听到回音的人生低潮期看到了天边最美的云彩…


这应该是我短期之内在南方的最后一个冬天。我一点都不怀念它,因为这里的冬天真的很冷,很TMD冷。前几天一友人在微博大呼“这世界变化这么快的吗,穿秋裤都抵御不了这样的冷了吗”,近乎歇斯底里,不免让人感同身受。想当初每年冬天我都得琢磨着买点什么用来胜天半子,无一例外失败。最夸张的是有一次买了个小电暖器,质量太差愣是把外面的塑料壳烤化了。后来转向电热毯的怀抱,现在都还觉得这是大学四年比学英语还值得的多的一笔投资。有了它,既可以卧床抱团取暖,又可以当作烘干机搞定晒不干的袜子背心。

希望集中供暖顺利在长江以南推进,能让广大同胞感受到三九天在家吃冰淇凌的快意。

10 replies on “ 哆嗦的十二月 ”
  1. “对着钱包说话能听到回音”,hahaha,你的形容心酸中透露着一股可爱劲。
    工作的人,某程度还是盼年底的,年底了才有年终奖,哈哈哈。
    同样没有供暖,要给你点正能量——活在寒带的要比热带的长寿,你受点冻是可以延年益寿?
    捂着脸赶紧逃开

    1. 不说年终奖,我觉得每个月能拿到一笔钱就已经很羡慕了Orz…贫穷让我肤浅。
      哈哈哈延年益寿十分合适了,不过身体觉得冷就总想胡吃海塞…
      那么问题又来了,想吃好多但真的非常穷穷穷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