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炸串了吗?没有

高中的时候,放学回家的固定路线只有两条:一条径直回家没有小路,一条专供兜里剩点零钱且馋嘴的时候使用。后面这条街只需要我在离家还剩一半路程的时候冷不丁一拐弯,就可到达这片新世界,在那么一丢九十年代soft porn般的水汽朦胧的加持里面,我最心爱的炸串老爷一定会出现在街的另一头…

现在流行的烤面筋算个**。

记忆如潮水

只可惜炸串老头昙花一现,一个学期之后就不见了踪影,每次路过那条街总觉得一位江湖高手就此侠隐不归处。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炸串这东西也从此消逝在记忆中。

直到上周,和朋友上街扯犊子的时候感觉胃里空空,他说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咱吃点儿垫一垫晚上接着看世界杯撸两串烤腰子,我说可拉倒吧都快一天三顿吃烧烤了你考虑过你肚子的感受吗,他说不我带你去的这地方你肯定没意见。于是被拉到一家小店门前。

一瞬间闻到了已经被记忆封存的熟悉气息,masaka……

果不其然是炸串,当然后厨忙碌的身影并不是炸串老爷。虽然心里有一瞬间觉得这玩意不是老爷炸的是没有灵魂的,但我的胃好像在说你矫情你妈呢吃就完了。

香香的口味。炸串的灵魂还是豆腐。

00:00/00:00

场面一度充斥着九十年代soft porn的味道,水汽朦胧下的我和他啃着心水几年缺不见踪影的炸串。一下子理解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weird。

然而我今天并没想起来去吃,我现在很饿。我愿意接受来自脂肪的关怀,只为了那几串香香的口味。

发表评论